融化,黄油慢慢在面条上融化。

人类对碳水的偏爱,除开生理诱惑,更多地是心向温暖。

黄花菜可以蜷着小小的,被我抱。不是我养的每只猫都愿意这样,在地毯上肚皮朝上没事,但是被双臂悬在空中又是另一回事。

我这么大,似乎难以找到合适的人类,那么就投入面条的怀抱吧。

面不能是随意的面,加了小苏打的面条才是能够满足咀嚼感的食物。

可是,我太忙了。

汤底没有存货,更加不愿意番茄鸡蛋这种浇头。也简单,这是我在一家日本拉面师傅那学到的小操作。

如果偏好土木的香气,那么就用干香菇磨粉,加水小火烧开,再来两勺你喜欢的生抽。

如果偏爱肉的油脂,那么就用叉烧,加无水黄油煎到脂肪边沿在锅中抖动,汁水释出,锅底冒气泡泡。

我当然是选择肉欲,加了很多辣椒粉。

等叉烧片煎得快到顶端的时候,停下来,加入清水,冷静下来,再小火慢慢煮。

只用三分钟,放进搅拌机用刀片做剩下的功夫,汤底开始变得乳白,然后变成粉色,辣椒油和白色脂肪颗粒的颜色。

今天要克制欲望,自己下面总是想要放上更多的肉片,并不是肉片少了更能体会小麦的清香那种鬼理由。

那么这五片叉烧,一定要每片都顶上鼻腔。

外圈油脂多的地方,要用小火慢慢喷,开始油脂渗出,然后在半空中炸开生天,忍住油星溅到皮肤的痛感,慢慢加大火焰,脂肪的表面出现星星斑斑的黑色焦点。

就好了。

刚好三分钟,面条熟度也马上要到了。

热汤底,面条,筷子挑起,齐齐放下,那还滴着油脂的五片叉烧。

最后好像还差点什么?一切topping都是世俗的表现,除了,一大块黄油。

来我嘴里融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