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多与肥厚之歌

写食物点评是有诀窍的,其中一个诀窍就是时间。

不能在刚吃完时就写,虽然那时对味道的感知最为新鲜和清晰,但是人真是太容易吃饱了,三两筷子之后,无论是弹嫩蹄膀,还是热烈烤肉,食欲和其他欲望一样,来得快,去得更快。

最佳的时间是第二天,最好跳过一餐,五分肚饿的时候,依然保留了自己品味,而兽欲也开始潜上脊背之时。

这时候的难吃才是真难吃,因为你的欲望还不足饥不择食。

【小方汤包】的两位夫妻特别内向,我们前后就两句话:

“现在生意恢复了吗?“

“有几个味道可以选?“

老板娘就害羞退了半步,要是没有手上还未封口的汤包,想必她想要退到回家。

他们说,厨房太小,备料空间不够,做不了其他口味,所以只有鲜肉。

大多数操作都在店外完成,店里大概只有一张床的位置,不亮灯。

这似乎就是要把人的所有注意力抓到店外操作台上白亮的面皮上。一次擀两张皮可能在业内只是基本操作,但是对于南方业外人士,也是值得记录。

一顿饭怎么能只吃一家店,况且汤包算是小食,店里没有空调,在旁边找了另一家也颇有名气的【搏发食尚】。

店外冰柜里,摆满了加工到一半的食材,剥皮的克马、卤好的牛筋和猪蹄、还有一袋工厂加工的冻鸡爪。要知道一般店是不敢透露主食材是从工厂进货的,他们希望所有食客都认为每只鸡爪都是从后厨里活蹦乱跳的母鸡身上刚取下来的。

腰花对半开,去掉筋膜,这很骚,再切花刀。从菜板的颜色里,我能读懂两件事:这家店有年头,这家店不拘小节。

大厨特别叮嘱,【爆炒腰花】要趁热吃。

所以我就趁热吃,家常味道,太过肥厚,花刀并不细腻,酱汁不能入里,略带腥骚。

和人一样,偶尔反差才是最大吸引力。娇纯的女人划过赤唇风韵,腥臊的食材处理得清白纯净。

所以这腰花,我给零分,好生生地浪费一对肾。

这时【鲜肉汤包】端上,画面真是不好看呀。棕色松针垫底,乳色汤包理应紧密而又不拥挤,可为什么这笼里都和赶集似的。

当然,15元10颗的价格,对于外观的要求只要隐约是个球我都能接受,味道才是这个区间的首要标准,所以我吃了第一口,而第一口不允许加醋加姜丝。

水真多,还他妈烫。

这样就把我陷入了人生抉择中了,我要是吐出来,显得我对食物不尊重,而且这么多汁水,我还没细品呢;我要不吐出来,这舌头的功能就基本上和锅里卤好的口条没差多少了。

那就骚操作吧。

嘴唇收成一个环,留小指大小的圈;

斜方肌收紧,后脑壳朝天花板;

汤汁正要从嘴里流出时,持续绵长地吸进空气。

咕嘟嘟嘟,就降温到能吃了。

汤汁简直是浓郁的反面,清鲜质地,拉来肉脂的香气,虽远不到油腻,但还是提前用姜丝和香醋预防。

这就让我陷入了今天第二个人生抉择了,从前我都以为评价汤包就一个皮筋肉弹汤鲜的标准,可这家,明显是在水多这个方向走得不回头啊。

我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喜欢它,因为与众不同都是值得被奖赏的。

相关文章

评论